学校主页 | 校内导航 |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机构设置 工作职责 服务指南 下载专区 联系方式
保密工作
保密工作
 
 
  保密工作  
 
2020保密知识宣传资料(第三期)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20/10/5 9:15:39 

保密知识宣传资料

(2020年第三期)

 

宝鸡文理学院保密办公室                   2020年9月30日

 

● 学习内容

保密教育专题学习

● 学习资料

一、谨防涉密文件资料“失位”危险

二、收集涉密文件资料泄密案件启示

三、加大工作秘密保护刻不容缓

谨防涉密文件资料“失位”危险

涉密文件资料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必须妥善保管以防泄密。在大多数保密违法案件中,基本是涉密文件资料“失位”引发的,下面以近年的几起案例管窥之。

 典型案例

案例1:2018年6月,有关部门在工作中发现,某国有企业员工李某通过互联网邮箱传递涉密文件资料。经核查鉴定,其中有12份机密级国家秘密,虽涉案邮箱未发现特种木马,但文件一旦泄露,将对我国经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案件发生后,李某受到了严厉处罚。在案件核查过程中,李某表示,其对涉密文件资料的性质、管理要求等没有正确认识,将涉密文件发送到自己邮箱,仅为存储文件,方便自己随时下载使用。

案例2:2019年6月,某部下属协会丢失1份机密级文件。经核查,2019年5月,该协会新入职员工程某,根据工作安排到部机关领取涉密文件后,在返回单位途中中暑,突感晕眩乏力,遂坐在地铁口台阶处休息,并从背包内取出装有文件的信封,用之扇风,随后又将信封放在台阶上,从包内取水解渴,走时却忘记将信封收回,遗落在台阶处,到单位后才发现文件不见,后经全力寻找未果,确认遗失。案件发生后,该部责令涉案单位对保密工作进行了全面整改,对直接责任人程某作辞退处理,给予负有领导责任的黄某行政警告处分,并在单位全体会议上对2人进行通报批评。

案例3:2018年3月,某科研院所研究员金某在参与某重要涉密项目研究时,根据工作安排,负责与同事张某一起,将存储1份绝密级资料的相机携运回单位。然而,在乘坐出租车时,金某未随身携带相机,而是与其他随身物品一同放置在出租车后备箱内,下车后竟忘记将相机取出,直到准备使用时才发现不见。后经全力查找,亦未能追回,造成严重泄密。案件发生后,金某、张某受到严厉处罚,研究所分管领导和主要领导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和党内警告处分,所有责任人员被全院通报批评。

案例4:2018年11月,某市保密局检查发现,该市一垃圾回收站的文件堆中有1份机密级、1份秘密级文件。经核查,2018年9月,为起草文稿,市委研究室干部王某到保密室借阅2份涉密文件,带回办公室阅看完毕后并未及时归还,也未放入办公室保密柜,而是随手将文件插入办公桌文件架里。由于工作较忙、疏忽大意,竟忘记此事,后王某在清理办公桌时,将2份涉密文件混同其他稿件一并作为垃圾处理,被垃圾回收站收走。案件发生后,王某被通报批评,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案例剖析

涉密文件资料本应实行全过程管理,时时刻刻都要放在正确位置上、置于安全环境中,上述直接责任人,在涉密文件资料保存、使用及携运过程中,使之不得其所,陷入“失位”危险,而从“失位”到失泄密,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一是不知位。案例1中李某作为涉密人员,严重缺乏保密常识,对涉密文件资料应存之“位”不甚了解,将本应严格存储在涉密设备中的涉密文件资料违规存储在互联网邮箱中;案例2中程某,肩负携运涉密文件的重要职责,本应将文件安放公文包内、时刻置于可控范围并尽快带回单位,不能作他用。但其保密意识淡薄,使文件“不得其所”“不在其位”,先是将涉密文件作扇子用,进而又“脱手”,使之暴露在公共场所,直接导致遗失。

二是不守位。案例3中金某和案例4中王某,一个身为涉密项目研究人员,一个身为研究室文件起草人员,可以说身处“要害部门”、从事“要害工作”,本应对涉密文件资料管理的各项制度要求心中有数,对何时应置其于何地了然于胸,但却麻痹大意,不遵守涉密文件管理相关规定和职责要求,携运涉密资料不随身,或涉密文件长期搁置办公桌面,防范意识极为欠缺,致使看似“小小”的违规行为,引发了本可以避免的严重失泄密事件。

三是不到位。上述典型案例,也从侧面反映了涉案机关单位保密工作存在一些不到位之处。如案例1中涉案企业,涉密人员保密教育培训工作做得不足,一定程度上导致李某缺乏基本的保密常识;案例4中涉案机关,虽然在王某借阅文件时履行了登记手续,但从文件被借出到清退,足足2个月时间未对王某作出任何督促提醒,监管的“缺位”也为案件的发生“埋下伏笔”。

对策办法

对机关单位和涉密人员来说,要严防涉密文件资料“失位”,就要时时刻刻确保其处于正确位置,做到“用不出其位”,围绕这一目标,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下功夫。

1.促“知位”。机关单位要严格落实保密工作责任制,以扎实的保密宣传教育推进保密知识普及化,特别是要抓实涉密人员岗前培训,开展经常性保密教育提醒,推动涉密人员对岗位责任、对涉密文件资料“应处之位”保持清醒认识;涉密人员要认真参加保密相关教育培训,自觉学习保密法律法规,做到以知促行、知行合一,严格落实保密要求,时刻绷紧保密之弦。

2.善“正位”。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以及领导干部要增强制度意识,善于在制度的轨道上推进各项事业。欲使涉密文件资料时刻“得其所、在其位”,尤其需要完善的制度机制来明确和约束。机关单位要在保密法律法规框架内,结合工作实际,不断健全完善涉密文件资料管理制度,同时做好宣传和贯彻,以严明的制度规范保障涉密文件资料不“失位”,推进国家秘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3.勤“检位”。一是要用好保密自查自评,紧盯涉密文件资料是否“得其所、在其位”,发现“失位”立即纠正,对责任人员严肃处理,并及时开展相应整改。二是要做好涉密文件资料清理、清点和清退工作,特别是文件专管人员,对涉密文件资料要经常性清点,严格执行文件借阅、使用、复制的报批、登记制度,对借出文件长时间未归还人员,应及时督促提醒。三是要开展好日常性监督,定期对涉密场所、涉密人员办公点位开展监督检查,就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及时作出教育提醒,特别是要看紧涉密文件资料保管情况,不该出现的地方坚决不能出现;涉密人员也应做好互相监督、互相提醒,共同避免因“失位”导致的失泄密案件发生。

                           (转载自《保密工作》杂志2020年第2期)

收集涉密文件资料泄密案件启示

典型案例

案例1:闫某系某政法大学刑事侦查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物证技术。2015年9月至2016年3月,为撰写硕士论文收集资料,闫某从学校图书馆借阅了《刑事科技导论》《XX市公安局2010—2013年刑事案件汇编》等书籍资料,部分标注“秘密”或“内部资料 严禁外传”,又从其所属的刑事司法学院资料室借阅了《2009年XX省公安机关政内保典型案例》《刑事勘验与现场绘图指南》等书刊,其中有1份标注“机密”。经查,闫某都办理了普通的借阅手续,学校图书馆虽制定了关于涉密书刊资料外借和复制的规章制度,但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学院资料室仅在固定资产管理规定中提及涉密资料应当专人管理,但没有真正落实。闫某对借阅书刊资料进行拍照(部分使用文字识别软件转换为电子文档),保存在个人笔记本电脑中,在向其导师、校外导师报送稿件以及向7家杂志社投递稿件时,使用互联网邮箱传递了1份涉密资料。核查中还发现,闫某有使用互联网云盘备份资料的习惯,在其云盘上存储了大量专业资料,部分属于公安机关警务工作秘密信息。事件发生后,学校上级主管部门组织对互联网上的涉密及内部信息进行清理,该政法大学重新制定了涉密书刊资料使用管理细则并指定各级管理责任人,同时依纪给予闫某记过处分,对其作出硕士论文内审不合格及延期毕业处理。

应当说,高校学生并非涉密人员管理的重点关注对象,但少部分学生尤其是研究生基于其专业领域和研究方向,可能会接触到少量国家秘密信息。这些学生因论文写作、课题研究的需要,往往会大量收集各类资料,而他们基本上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保密基础知识和技能培训,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管理真空。

案例2:2018年7月,某市保密局在工作中发现,该市科技局办公室副主任孙某使用的非涉密计算机中存储、处理涉密文件资料。经查,孙某原为某军区通信部门干部,后调至后勤部门,在服役期间,孙某收集了大量与其职务相关的文件资料(经鉴定其中1份属于军事秘密),将其数字化后存储于个人的笔记本电脑。2012年孙某转业到某市发改委信息中心,继续收集与业务有关的文件资料,至2017年调至该市科技局前,共收集了包括1份机密级、7份秘密级在内的1100多份发改领域文件资料。孙某将所有收集到的文件资料分门别类,集中存储于个人笔记本电脑。2018年2月,为撰写相关文稿作参考,孙某使用移动硬盘将部分数据导出至其在科技局的办公电脑,直至案发。事件发生后,该市纪委监委依纪给予孙某政务处分,同时责令其作出深刻检查,并在全市范围内通报。

很多机关单位工作人员因业务需要,有收集与其具体从事工作有关资料的习惯,少数人甚至把收集范围扩大到与己无关的业务。其中一些人在办理退休、调动、辞职、解聘、退役等离职手续时,往往只对有形的国家秘密载体和涉密信息设备进行清退,而将其收集的电子文件资料复制到个人的信息设备内,为日后的工作、学习作参考,造成很大的泄密隐患。

案例3:2017年12月,有关部门发现,博客“老兵123”违规发布1份有关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的文件,经鉴定属于秘密级国家秘密。经查,当事人郭某于1993年从部队退伍,被安置在县农业局工作。因对安置待遇不满,郭某长期向市、县有关部门信访。为对其诉求提供依据,其通过多种渠道收集关于军人转业、退伍安置及优抚方面的政策和规定,同时在互联网上搜索相关内容,并陆续发布到自己注册的博客中,供自己和战友使用。2012年至2014年,郭某共在其博客“老兵123”上发布文章31篇,除两篇为本人手机拍照后上传,其余的都是从其他网站或论坛转发,来源文件均未标注国家秘密标识。

互联网网站、论坛、博客经常相互转发文章,多次转发的现象也极为普遍,其中也可能会包含涉密文件资料,而这些涉密文件资料在被转发时往往会被删除国家秘密标识并转换格式,从文章外部特征上已经很难判断出其国家秘密属性。在网络上不加区分地收集、转发文件资料,特别是收集、转发一些较为敏感领域的文件资料,客观上可能会导致涉密文件资料的进一步扩散。

案例警示与防范措施

出于工作、研究等目的,需要收集文件资料的机关单位及其人员,应当时刻绷紧保密这根弦,注意在以下4个方面做好防范工作。

1.岗位职责范围。应当严格按照实际工作需求收集,具体到机关单位工作人员而言,就是必须基于岗位职责要求,和本人从事的具体工作内容相关。案件查处实践中发现,少数机关单位工作人员有“资料控”的倾向,无差别、尽可能地网罗一切其可以接触到的文件资料,虽然其动机一般都是大量占有资料为今后工作、学习参考,但这种超范围收集资料的行为本身也有可能构成保密违规行为。

2.资料合法来源。文件资料应当从正常渠道收集,确保其合法性和正确性,同时也确保了涉密文件资料的知悉范围符合保密规定。互联网上既有官方正式公布或授权指定媒体公布的文件,也有其他网站或者自媒体转载的来源不明的信息,在收集、使用时需要甄别其性质和来源,原则上非官方媒体正式公布的文件资料不得作为开展相关工作、研究的正式依据。

3.文件资料管控。对已经收集到的涉密文件资料,应当按照其不同密级和保密期限分级分类管理,对于经过批准复制、下载、汇编、摘抄的涉密文件资料按照原件管理。需要注意的是,收集、使用涉密文件资料的机关单位必须为实际工作中确有必要知悉且具备相应保密条件,坚决杜绝向无直接业务关系或无隶属关系的机关单位发送、索要涉密文件资料。

4.移交清退销毁。相关人员在发生岗位变动、部门调整、退休转业等离职离岗情形时,应当将其保管的文件资料全部移交或清退,并办理相关手续。收集的涉密文件资料使用完毕后,除按规定留存或存档外,应当及时送交销毁工作机构或承销单位销毁。鉴于收集工作客观上会产生较多的复印件和电子文件,在移交清退销毁时,需要注意仔细检查,防止遗漏。

 (转载自《保密工作》杂志2019年第10期)

加大工作秘密保护刻不容缓

案例1:某县政协经联委干部柳某,为方便撰写该县《政协志》,在未经保密审查的情况下,将自行收集的5000余份政协系统电子文件资料(含标“机密”4份、标“秘密”6份),于2015年3月通过互联网计算机上传到个人百度云网盘账户,直至保密检查被发现。经鉴定,上述10份标密文件资料不属于国家秘密事项,但部分文件资料包含政协工作敏感信息、工作秘密,按照有关规定不得公开。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给予柳某行政警告处分。

案例22013年,某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局)时任文书黄某,在负责制作当年《全省民委主任(宗教局长)会议材料汇编》时,由于缺乏保密意识,未与提供材料的业务处室核对文件是否涉密以及控制接触范围,将汇编文件直接存储在连接互联网的计算机上处理并打印。2016年5月,黄某调离省民委(宗教局),在办理工作交接时,也未对该计算机内的相关文件进行清理、移交。2017年8月,有关部门在自查自评督查工作中发现,现任文书刘某使用(原为黄某使用)的计算机内存储的《全省民委主任(宗教局长)会议材料汇编》涉嫌涉密。经鉴定,该文件为工作秘密。事件发生后,省民委(宗教局)将黄某的违规行为通报其本人及现任职单位,并在本系统内通报。

以上两起案件都是在汇编文件过程中违规处理工作秘密,暴露出的共同问题是部分机关单位工作人员保守工作秘密的意识缺失,相关的管理制度和监督机制也没有很好地建立健全。

案例32017年8月,某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综合执法支队干部黎某从机要科领取了6份标密文件(4份机密级、1份秘密级、1份警务工作秘密)后,前往修理厂修车,期间不慎将上述文件丢失。刑侦总队当即向省公安厅汇报,同时全面组织查找文件,并找回5份文件,但1份警务工作秘密文件查无下落。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给予直接责任人黎某党内严重警告和行政记大过处分,对负有监管、领导责任的支队长和支队政委分别进行通报批评和保密约谈。

案例42016年11月,某县公安局民警聂某为撰写学位论文搜集材料,从该市公安综合信息网下载了有关特种行业管理的文件资料26份(其中标“内部”3份),并通过光盘刻录将上述文件资料转存于个人的笔记本电脑。经鉴定,上述文件资料中有1份属于警务工作秘密。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给予聂某通报批评处理。

公安机关是目前为数不多的对工作秘密进行明确和规范的部门之一,对警务工作秘密的定义、具体范围、标识方法做出较为具体的规定,是对国家秘密之外的其他内部敏感信息进行系统保护的一个范例。

案例52015年2月,某市110报警服务台接到举报电话,内容涉及重大治安事件线索。市公安局将含有电话举报内容及领导批示要求的接警单送往市交通委员会执法支队,请求开展协查。执法支队临聘人员夏某在将接警单送单位负责人之前,私自阅知了全部内容并用手机对接警单拍照,然后上传QQ群。经过多次转发,接警单照片迅速在微信群和QQ群中大范围传播,导致在全市一定范围内造成了不良影响和群众心理恐慌,严重干扰了地区维稳处突工作。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对3名责任人作出不同程度的处理。

案例62017年12月,某县辖区内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现场造成1人死亡、多人重伤。事故发生次日,案发地所在的镇行政执法中队中队长包某等人将事故现场的监控录像视频以及其他部门现场拍摄的收集证据视频,转发给与事故处理无关人员。相关视频流出后,在微信、微博、论坛上不断扩散,对事故调查和舆情导向造成较大负面影响。事件发生后,县纪委给予主要责任人包某政务处分,有关部门对其他责任人分别进行诫勉谈话。

工作秘密在互联网上传播和扩散,经常会迅速引发社会舆情关注,极有可能在较大范围内对具体工作以及相关机关单位工作秩序造成严重影响。这也是信息化时代泄密渠道多元化、影响复杂化的一个突出特点。

工作秘密管理现状

工作秘密是机关单位在公务活动和内部管理中产生的事项和信息,一旦泄露便会影响管理职能的正常行使,直接干扰机关单位的工作秩序。《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应当履行“保守国家秘密和工作秘密”的义务,《法官法》《检察官法》《警察法》《海关法》等法律法规也分别有审判工作秘密、检察工作秘密、警务工作秘密和海关工作秘密的表述,但都没有在法律层面规定工作秘密的内涵和外延。与国家秘密的定密权限、定密依据、要素内容、专用标志均具有严格的法定性不同,工作秘密事项主要由各级机关单位自行确定,除个别部门和地方就工作秘密出台过专门的规范性文件外,目前尚未有全国统一的制度规范,机关单位从本地方本系统的工作惯例、业务需要出发,各自确定工作秘密管理体制、方法和措施的做法比较普遍。总体上看,当前工作秘密的保护和管理职责实际上由机关单位各自承担,缺乏专门的管理法规,也没有一个归口管理、统一指导的主管部门,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导致泄露工作秘密事件时有发生,给相关工作造成较大被动。

强化工作秘密管理措施

国家秘密的实质要素是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而工作秘密涉及公务活动和内部管理,两者都是由机关单位产生,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在外在表现上也具有很多相似之处。特别是两者都具有保密信息的一般属性,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于一定范围人员知悉,而且在特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泄露工作秘密,不仅会直接扰乱工作秩序,严重的还会损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加大工作秘密保护力度,强化工作秘密管理,可以在三个层面采取措施:宏观层面,需要以法规的形式明确工作秘密的定义和范围,确定和解除权限、方法和程序,保护(管理)的总体标准和基本制度,监管体制和追责机制等,尤其需要指定一个或数个部门对总体工作进行统筹指导和监管。中观层面,各部门可以研究制定专门的工作秘密事项范围,明确工作秘密的具体范围和控制范围,也可以参考司法、教育等部门保密事项范围的体例,在确定国家秘密事项的同时,也明确规定工作秘密的范围和内容。微观层面,机关单位要结合具体的工作性质、业务特点,在保密“两识”教育培训中增加工作秘密保护的内容,增强干部职工的风险意识和防范技能,同时规范、强化工作秘密的日常管理,把工作秘密管理纳入到以国家秘密为主体的信息安全保密整体工作中统一部署、集中监管、加强防范,杜绝泄露工作秘密事件的发生。

 (原载于《保密工作》杂志2019年第4期)

 

下条新闻:无
 
地址:陕西省宝鸡市高新大道1号 邮编:721013 联系电话:0917-3566366,0917-3566266 传真:0917-3566300
Copyright© 2019 宝鸡文理学院党政办公室